越来越多的官员做直播 侠客岛:东施效颦者有之

发布时间: 2020-01-08 18:34:44 来源: 侠客岛 栏目: 国内新闻 点击: 24

原标题:[岛妹说]直播间里的基层官员,你都认识谁?岛友们看直播吗,有喜欢的网红主播吗?今天,岛上想跟大家分享几个反差萌大...

原标题:[岛妹说]直播间里的基层官员,你都认识谁?

岛友们看直播吗,有喜欢的网红主播吗?

今天,岛上想跟大家分享几个反差萌大到不行的“跨界主播”。

带货

你印象中的基层官员是什么样子?在办公室或会议中神态庄严?开会、弄材料、调研、或是在村庄中不辞劳苦?

其实他们还有这样一面——在直播中扮古装、生吞鸡蛋;称观看直播的网友为“宝宝”;大口吃鸡、努力“带货”,开播即巅峰,跃升“金牌销售”……

比如这位,济南市商河县的挂职副县长王帅,坐在堆叠如小山的扒鸡背后喊着“你们的魔鬼来喽”,摩挲一包包扒鸡,赞叹“好看到无法呼吸”,随后先吃为敬,一口气就吞了4只。

扒鸡店的店主说,副县长“带货”能力没的说。视频播放第2天,店里就卖出6000多只扒鸡,3天卖了1.5万只。有人说这是“李佳琦般的县长”,也有网友评论“这样的县长没见过请给我来一打”。

吃鸡主播官员也不是花开一朵、不胜孤单,其实他的队友遍布大江北南。

2016年,时任贵州长顺县副县长刘春晓为了打消网友对当地绿壳鸡蛋的疑虑,生喝了一枚鸡蛋;南阳西峡县副县长李莉推销红心猕猴桃,2分钟售出4800单;

黑龙江省龙江县副县长王伟则将龙江大米带到网友面前:“享受着黑色腐殖土滋养、被嫩江水灌溉的龙江大米,观如羊脂美玉,品味甘醇柔韧……”网友点赞数在短短几分钟就达到了60万。

南阳西峡县副县长李莉(左)推销猕猴桃

南阳西峡县副县长李莉(左)推销猕猴桃

这样的“跨界主播”的确不是个例。数据显示,从2019年4月到现在的大半年时间里,已经有来自24个省份的534名县长或副县长走进直播间,推销本地特产。

县长直播“带货”,大有蔚然成风之势。

“七仙女”

不过,直播只能“带货”吗?

贵州省黎平县盖宝村第一扶贫书记吴玉圣不这么认为。他一手打造的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,为的是带领村庄脱贫。

2018年2月14日,吴玉圣被派往这里接手扶贫工作,此时盖宝村有村民400多户,贫困户占了52家。

在吴玉圣看来,盖宝村“村如其名”:位置偏僻、交通不便,但美景、特产、侗族大歌一应俱全,都是极宝贵的文化旅游资源。可惜打广告没钱,做微信公众号收效甚微,折腾下来几近束手无策。

不过,一个当地传说给了他灵感。相传在很久以前,七仙女下凡到侗乡洗澡,看到侗族人勤劳朴实却不会唱歌,便回天庭禀报玉帝,把仙歌撒到侗乡(虽然诸如此类的传说在神州大地上俯拾皆是)。

于是,吴玉圣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何不召集当地七位女孩组成“七仙女”,在视频平台做直播呢?很快,“浪漫侗家七仙女”账号横空出世,吴玉圣负责策划、导演和剪辑,成了那个“七仙女背后的男人”。

如今,“七仙女”已有粉丝34.5万,即便是30多秒的小视频,播放量也能达到10余万次。

流量有了,变现又成了问题。

起初,视频账户靠网友打赏;直至有一天,一位“仙女”着民族服装出镜,网友一眼相中,促成了生意。

又一日,直播中出现侗家人的腌鱼,网友嘴馋求购,生意再次临门,当天就卖出货值6000多元的腌鱼。

目睹收益,许多村民加入。有人投钱,有人劳动入股。入股的村民中有10户是贫困户,不少贫困户因为直播摘掉了“贫困”的帽子。

“第二信访局”

除了能“带货”、推广旅游资源并实现脱贫,直播还能干什么?

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说,它能处理各样民生问题。

2019年3月初,刘建军开通了直播号。自那以后,刘建军的烟火气直播便开始“营业”:从查酒驾到调研学校伙食费,从夜市卫生督察到猪肉价格管控;甚至有摊贩跟刘建军提请求,能否在直播时给自家柴鸡蛋打个广告。

 刘建军的“烟火气”直播页面

刘建军的“烟火气”直播页面

不到一年的功夫,刘建军的短视频平台合计有约10万粉丝,直播时长跑赢全国99%的用户。

他的直播号甚至成了多伦县“第二信访局”,民众可以留言互动,讲问题、提诉求。

刘建军说,直播平台曾为应对当地病虫害立下大功。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报道,2019年6月,陪同刘建军下乡的农业专家在辣椒地里发现了草地螟虫情,若不采取措施,三天内作物将“全军覆没”。刘建军立即着手部署,一边让专家直播宣传防治知识,一边召集有关乡镇长上线关注直播。

在直播平台的助攻下,多伦县应对草地螟虫害防治的动作及时且高效,避免了作物的不必要损失。

不光是县长,一向以严肃著称的司法系统,也开始进入直播界,就像下面这张图这样:

“属于一线江景房!它透明的落地玻璃!可以180度地将一切江景呈现在眼前!”2019年12月12日上午,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两名法官进行了直播首秀。

1小时内,两人合计“带货”1亿,拍品包括海景房、豪车、金条、手机靓号,堪称“带货”能力惊人。

不止是宁波市中院,最近在各大直播平台上,各地法院的法官纷纷登场。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卖奔驰,贵州省仁怀市人民法院拍卖近1斤重的金链,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则卖金条。

为什么要用直播的形式搞司法拍卖?

其实这也不新鲜,早在2017年,各地各级法院就已经试水互联网司法拍卖。其中最大的好处在于,可以解决拍卖机构佣金高昂、串标围标、法院内部廉政风险等线下拍卖乱象。毕竟,司法拍卖由于经常卖房卖车,很容易滋生腐败。

而走进直播间后,法官在线普及网络司法拍卖知识,让网友直观了解司法拍卖的标的物和拍卖流程。把易藏猫腻的拍卖放到网上,“人多眼杂”反而公开透明。

用这些法官主播的话说,他们“带”的不只是“货”,更是阳光执行的理念、规范执行的机制、公平公正司法的初心。

褒贬

现在,有越来越多的基层官员加入了直播的队列。

不过,官员直播也不全是成功案例。东施效颦者有之,准备仓促、效果尴尬者也有之。我们也看到一些官员往直播间一坐,直播意图不清晰、流程混乱、被动响应、收效寥寥。

这就给更多有干劲的基层官员以提示:直播或许有用,但不能流于形式。以脱贫和“带货”为例,若资源丰富但苦于宣发无路,则直播能精准助村庄一臂之力,若自家村庄无料可挖、地方特产乏善可陈,再怎么打通传播渠道只怕都是枉然。

这种现象怎么看?有舆论褒贬不一。有人说,这是新媒体时代从政的新手段,要善用媒介,在人多的地方发声;也有人质疑这是“作秀”和“炒热度”,或者说是官员“不务正业”。

其实,古人云“论迹不论心”,用现代话语翻译一下就是,在评判某人时,因为“人心隔肚皮”,动机难以揣测或准确度量,那么最好的衡量方式就是其行为及后果。

审慎包容,是应对创新之物的应有态度。说到底,这些走入直播间的官员干部,原本也大可对互联网无动于衷、按部就班照章办事嘛。在一些奉行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哲学的官员那里,这是不出错、不惹事、“低调保身”的不二法门。

但这些尝试直播的干部们并未如此,而是尝试用新的方法开展工作,无论是为了脱贫、为了公开透明,还是为了宣传推介当地资源。

某种程度上说,这种创新也是需要勇气的。不是所有人都有底气和本领面对镜头,况且是面对来自天南海北、口味不一甚至挑剔的围观群众。

有了尝试,才能有反馈、总结和改进。有的地方或许从中看到商机,把自己的名声和优势打了出去;有的地方也许举一反三想到自己,有了类似的思路;也可能有些干部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直播,但可以让更多更专业的人士来帮政府和百姓做事,购买服务。这都是工作改进的空间。

说到底,干部工作成效如何,最终还是看老百姓买不买帐。如果贫困户脱了贫,优势产业带动了发展,老百姓得了实惠,那当然要给成绩单上打个高分。

小时候我们做卷子,某道题可能有标准解法和答案,但如果谁创造性地发明了新解法,老师肯定会鼓励。道理放在现实中也一样。

我们常说鼓励创新,不妨对基层干部的创新多包容鼓励。毕竟,创新的前提是有担当。

文/云中歌

编辑/公子无忌

本文标题: 越来越多的官员做直播 侠客岛:东施效颦者有之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shifenmiao.net/china/982047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时分信息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安徽第二经济强市芜湖去年成绩单:GDP预计3560亿中方是否会禁民航飞越伊朗伊拉克空域?外交部回应
    Top